首页 > 新闻速递

含墨喷画的民间传说

唐朝至德年间,长安城外莲花台有个叫叶生轩的人,能嘴里含墨,在墙上、纸上、屏风上一口喷出花鸟鱼虫、亭台楼阁来,而且形神皆备,栩栩如生。

  叶生轩孤身一人,只靠“含墨喷画”的绝活儿糊口。那时,画师作画收费很高,而叶生轩喷一幅画只收一文,买卖也就特别红火。

  这年春天,叶生轩给一家新开张的酒家喷屏风画,许多人都站在一旁围观。叶生轩站在屏风前,含一口淡墨,运足丹田气,猛地向屏风前一喷,一团灰雾便罩在屏风前。待灰雾散尽,屏风上已经出现了层次分明的湖光山影。

  叶生轩又漱漱口,含了一口水粉,一团粉雾喷出,山峦间便朵朵梅花绽放了。叶生轩漱口含墨,又吹出墨线,小桥、渔舟、树木就在屏风上依次出现了。人们看着叶生轩喷画,真好像看变戏法一样,情不自禁地叫好喝彩。

  几扇屏风喷完,一个白面小生从人群里走出来,说出话来柔声细气:“这位师傅真是好技法呀,不知再大一点的画师傅能不能喷?”

  叶生轩笑了:“再大的画我也能喷,不知你要喷多大的画?”

  白面小生说,他是戏班子的,要在一个大户人家唱堂会,想请叶生轩去喷戏景。叶生轩一听,这是大活儿啊,就点头答应了。

  这天傍晚,白面小生把叶生轩领进了一座深宅大院。那院子特别大,每道门都有兵丁把守,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也都是穿着官服的人。叶生轩知道这一定是大官的家,也就加了几分小心。

  叶生轩跟着白面小生进了一间大屋子,一个白眉毛的老头坐在太师椅上。白面小生突然变了脸色,厉声对叶生轩说:“还不给司空大人见礼!”

  叶生轩赶紧跪倒磕头:“叩见司空大人。”叶生轩听说过,司空是朝中的大官,给他干活儿,可真得用心了。

  司空大人一摆手:“起来吧,你就是能拿嘴喷出画的人啊?”叶生轩说:“正是。”

  司空大人点了点头:“好,你可识文断字?”叶生轩摇头:“小人没念过书。”

  司空大人笑了:“好,你随小三子吧,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叶生轩点头称是,随着白面小生去了。

  来到一座殿堂之中,叶生轩才知道那个白面小生就是小三子,是个宦官,而那个司空大人,就是被皇上称为尚父的宦官李辅国。这座大宅院,是李辅国的私宅。

  叶生轩脑袋上开始冒汗了,他知道李辅国厉害呀,这家伙大权在握,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他这活儿要是干不好,脑袋肯定保不住啊。叶生轩不敢马虎,按着小三子的要求,在殿堂上精心喷画。

  小三子不仅让叶生轩喷屏风,还让他喷壁画、几案、椅子、扶廊。喷着喷着,叶生轩觉得不对劲儿了。小三子让他喷的多是龙凤,用色也大多是黄和红。那个时候,龙凤图案和黄颜色只有皇家才能用,其他人要是用了就是死罪。这李辅国竟然让我把他家里喷得跟皇宫一样,难道他就不怕皇上问罪吗?

  叶生轩又一想,自己是手艺人,东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管他那么多干什么?

  叶生轩在李辅国府上呆了一个多月,喷了十多间大小房子。活儿快干完了,小三子专门给叶生轩摆了一桌酒席。酒席间,小三子敬了叶生轩一杯酒。叶生轩把酒喝下去,就觉得嗓子眼火烧火燎的,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来。

  小三子冷冷一笑:“叶师傅,这是一杯失声酒,以后你就用不着再说话了。”叶生轩傻眼了,看着小三子,心里问为什么。

  小三子看出了叶生轩的心思,说:“你喷了那么多画,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司空大人这是觉得留着你还有用,不然这杯酒就不是失声酒,而是要命酒了。”

  叶生轩这个气呀,我千加小心,万加小心,最后还是找了一身病,多亏自己活儿没干完,要是干完了,我这小命不就没了吗?

  从那以后,叶生轩就开始磨洋工了。平时喷一幅画几分钟就完,这回喷一幅画得半天。叶生轩想好了,只要这些房子里的画喷不完,李辅国就不能杀他,能拖延一天是一天。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小三子看出了叶生轩的把戏,拿着鞭子逼他快喷。叶生轩眼珠一转,有主意了,他往墨里加了一种特殊的药粉,墨喷出去也能形成画面,但过不了一个时辰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官方网站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这里应有尽有!,画面就会慢慢变淡,最后全部消失。

  小三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叶生轩就拿手给小三子比划,说墨不行,让他去买上等的好墨。这样一来,叶生轩又拖延了半个多月时间。

  叶生轩喷不完那些画,李辅国可着急了,他让叶生轩喷画是有目的的。因代宗皇帝即位时,他拥戴有功,由兵部尚书进号为尚父、司空兼中书令。可他居功自傲,骄横狂妄,不把代宗放在眼里,代宗就免了他兵部尚书、元帅行军司马职务,并让他到宫外居住。

  李辅国生气,决定在八月甲午日,也就是他六十大寿那一天,借着皇上来为他祝寿的机会将皇上软禁起来,他好重掌执政大权。他的私宅已经改造成了小皇宫,禁军全都安排好,只等叶生轩把小皇宫喷得跟真皇宫一模一样,就可以把皇上软禁在这里了。眼看八月甲午日快要到了,可叶生轩还没有喷完,找太多的画师又怕走漏风声,这可怎么办呢?李辅国急得在屋里直转圈儿。

  就在这个时候,皇上突然来到了李辅国的私宅。走进院子的时候,叶生轩正在墙角调墨。带路的宦官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叶生轩吓得一哆嗦,嘴里含着的一口墨就喷向了空中。墨雾在空中散开,形成了一朵绽开的莲花,正好让皇上看见。

  皇上惊呆了,这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能在空中喷出莲花来?

  皇上身边的宦官上奏道:“万岁,奴才听说民间有人会‘口吐莲花’的绝技,今天算是见识了,真没想到,司空大人府上居然有这等奇人。”

  李辅国听到皇上来了,赶紧跑出来见礼。见叶生轩站在墙角,怕惹出什么麻烦,便叫人把叶生轩打发走。皇上一看,连忙摆手:“别让他走,朕要问话。”

  叶生轩来到皇上面前,跪倒磕头。皇上让叶生轩起来,问他还能不能喷出莲花来。叶生轩不会说话呀,拿手比划了半天,皇上也没明白什么意思。

  叶生轩含墨,在空中喷出一朵莲花,又含墨在地上喷出一匹奔马。李辅国怕叶生轩捅娄子,赶紧说:“万岁,此人乃是老奴的院工,哑巴,不是什么奇人,他这些都是瞎蒙的。”

  皇上摇头:“不,朕看他还有点绝技,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官方网站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这里应有尽有!明日你把他送入宫中,朕要跟他好好学学这‘口吐莲花’、‘地上喷画’之技。”这皇上是出了名的好玩主儿,叶生轩有这么好玩的绝活,他岂肯放过?

  皇上走后,李辅国就把叶生轩叫到了屋中。他告诉叶生轩,到了宫中不要给皇上喷出画来,也不能教皇上喷画,不然就杀了他。

  叶生轩点头答应,李辅国笑了:“你知趣就好,从宫里回来,赶紧给我把画喷完,我看着满意,就让小三子给你解药,让你能重新说话。”叶生轩一听,赶紧给李辅国磕头,表示感谢。

  第二天,李辅国带着叶生轩进宫了。皇上早已派人准备好了白绫、水墨和各种颜料,叶生轩一到,皇上就让他先表演,然后再教他。叶生轩提着水墨颜料来到一块白绫前,运足气力,口含水墨颜料就在白绫上喷上了。喷完一看,白绫上模糊一片,什么也不像。

  皇上生气了:“你这喷的是什么呀?在尚父那里喷得不是挺好吗?怎么到了朕这里就喷成这样了?”

  李辅国赶紧说:“万岁,奴才跟您说过了,他不会喷,在奴才家里是瞎蒙的。”

  皇上不信,又让叶生轩“口吐莲花”。叶生轩含墨往空中一喷,也是什么都不像。皇上泄气了,看来这人在尚父家里真是凑巧喷出了莲花喷出了画,害得我白折腾了一回。皇上摆手让李辅国把叶生轩带走,叶生轩突然抓起一块透明的薄纱,在上面喷了两口颜料,一块红,一块绿,然后指指薄纱,又指指白绫上乱七八糟的画,把薄纱蒙在自己眼睛上,然后递给了皇上。

  皇上不知其意,拿着薄纱在那研究。李辅国以为叶生轩在教皇上喷画,把眼一瞪:“你这大胆狂徒,什么都不会还教万岁,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李辅国带着叶生轩回到了府中,让小三子用刀逼着叶生轩喷画,如果三天之内喷不完就宰了他。夜长梦多,李辅国不能让叶生轩坏了他的好事。

  这天夜里,叶生轩正在“小皇宫”挑灯喷画,小三子在一旁拿着刀监督。突然,叶生轩就听身后“咚”地一声响,回头一看,小三子倒在了地上,脑袋不知到哪里去了。

  叶生轩吓得正要跑,一个黑衣蒙面人从小三子身上搜出了一瓶药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官方网站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网站**资讯平台平台更受大众的欢迎!这里应有尽有!,小声对叶生轩说:“这是解药,你快吃了。”叶生轩吃了解药,不大一会儿就能说话了

  。叶生轩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人?”黑衣蒙面人一摆手:“闲话少说,你马上随我来。”说罢,挟起叶生轩就走。

  来到一间屋子里,叶生轩一看,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正是李辅国,脖子上插着一把匕首,已经死了。叶生轩吓得哆嗦:“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黑衣蒙面人说:“你不要惊慌,赶紧用这老贼的血在床帏上喷一只天兽。”天兽模样像麒麟,传说专吃罪大恶极之人的脑袋和胳膊。叶生轩不敢不从啊,含了李辅国的一口鲜血,在床帏上喷了一只天兽。

  黑衣蒙面人点点头,上前取下李辅国脖子上的匕首,双手一用力,拧下了李辅国的脑袋和一支胳膊,然后挟起叶生轩,出了屋门,蹿房跳脊离开了李辅国的私宅。

  眨眼之间,叶生轩已经被黑衣蒙面人带进了皇宫,推到了皇上面前。叶生轩一见皇上,跪倒磕头。

  皇上上前把叶生轩扶起:“快快请起,你给朕喷的那幅画真是奇妙啊,乍一看什么都不像,可用你给朕的薄纱一看,那画竟然错落有致,远近分明,如同真的一样,你立了大功了,朕要好好封赏你!”

  原来叶生轩喷的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给皇上喷了一幅立体画,画面上是李辅国“小皇宫”的情景,还有李辅国在“小皇宫”演练禁军的画面,但不用喷了红绿颜料的薄纱罩眼,什么也看不出来。李辅国被叶生轩蒙了,皇上却研究出了门道。

  看过立体画之后,皇上大怒,这李辅国在私宅里造“小皇宫”干什么?难道他想造反?皇上派一大内高手到李辅国私宅暗探,结果查明,李辅国想借办寿之机软禁皇上,还用失声酒把叶生轩变成了哑巴,不让叶生轩泄秘。

  皇上不想把李辅国抓起来问罪,就派那名大内高手深夜暗杀了李辅国,并把叶生轩解救出来,从小三子身上找到解药,让叶生轩重新能说出话来。然后,大内高手按照皇上的吩咐,让叶生轩在李辅国的床帏上喷了天兽,制造李辅国被天兽所灭的假象,以告知天下。

  叶生轩得知自己是被皇上所救,再次跪倒。皇上让他起来,说:“你举报逆贼有功,朕封你为御画师,以后就留在宫中为朕喷画。”叶生轩谢恩,说他进宫之前得回家收拾收拾。皇上恩准,派人送他出宫。

  到了家里,叶生轩收拾好东西,连夜就逃走了。他早听说过伴君如伴虎,给皇上当差,哪有当个百姓安全自在?叶生轩逃进深山,改行当了猎户,“含墨喷画”这门绝技也就从此失传了。

卧龙亭